在刚过去的慢慢来开放日里,有一位大家熟知的演讲嘉宾——摄影团队的负责人峰哥。峰哥说上台压力很大,毕竟慢慢来里人才济济,其实轮不上他上台说话。

「可是后来我想通了——慢慢来其他的51个人都是实力派,而我,属于偶像派。」峰哥说道。

……也对,毕竟峰哥是一个连手机自拍都要请两个人专业打灯的人。

峰哥,真名又巨又大的峰哥(微信群名),艺名吴文峰。

一般人对他的了解大概就止步于,他拥有一种把「小作坊」变成「大工厂」的魔法技能,还服务过很多明星的大型演唱会,例如:林俊杰、 动力火车……等等。

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,「偶像派」光环下的辛酸过往。

没了那一晚,峰哥可能也就是个快递员

从学校毕业后,峰哥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,对未来感到迷茫。

他去巴西待了一段时间,但未能适应那里的文化差异和生活节奏,最终回国了。而那时,他身边的同龄人,都已经在自己的行业里发展得小有起色,反观自己,在国外度过了两年的时光,却没有积累太多事业基础。

一个折磨过所有人的难题摆在他的面前——「我去做什么好呢?」

「当时想过去做快递员。因为没有什么技能,也没有工作经验,心想那就靠体力吧,起码能挣点辛苦钱。」

此时手头上的积蓄就只剩一万多了,再不去工作的话,别提生活了,生存都难。因此,他开始四处寻找工作单位。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找着了一个快递点,那里正缺人手。万事俱备,就在他准备去上班的前一天晚上,事情却发生了转机。

哥哥表情凝重地拽住了他:

「阿峰,你仔细想想,你现在要去做的这份工作,是不是你三年后、五年后都一直想做的?」

见他默不作声,哥哥又说道:「如果不是,那么趁你现在还年轻,还能从零开始去学一项技能,就赶紧去学。你对摄影不是很感兴趣的吗?」

这番话简直如醍醐灌顶——「为什么我没想到摄影这条路呢?」

说做就做。峰哥先是在家人的帮助下,买了台相机回来练手。非专业出身,也没什么经验,他就先进入小的摄影工作室,做摄影助理,练习基本功。

不是没有受过气,不是没有受过冷眼,也不是没有被他人质疑过……但他从来没有去怀疑过自己。因为,一味地懦弱退让并不会令人更尊重你,只有等你实力强大了,别人自然会闭上嘲讽的嘴。

人生大多数时候不需要选择,只需要努力

接连跳槽了好几次之后,峰哥了解到唯品会正在招摄影助理。他对面试官说道:「其实我到这里真的并不图多高的工资,我就是希望有个平台,有个机会,能让我接触到更多的东西。」或许是他话语间流露出坦然与真诚打动了对方,使他从三十多个人里脱颖而出,成为了最终入选的那两人之一。

月薪两千多,工作量是其他电商平台的3倍。相当于拿着和别人差不多的工资,却要干着3个人的活,别人每天拍三四十双鞋子,他每天要拍一百多双。

平时工作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,但他又再逼了自己一把——把所有的加班补贴换成了调休,挤出时间来去做兼职。

他印了上百张名片,在婚纱街挨家挨户地发……峰哥说,那时真的不知道,这样难熬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。但想太多没用,还是埋头苦干吧。

幸运真的会眷顾努力的人。

随着他的拍摄水平逐渐地提高,越来越多的客户开始欣赏他拍的作品,让他攒了些许名气。后来,甚至不需要影楼的推介,老客户也会主动把他推荐给自己的朋友们,他的出场费也翻了十倍。

在同事的眼里,峰哥是个非常果断的人,「似乎每去到一个地方,他只用看一眼就知道该怎么拍了。」——你以为那是天分?不,那是长时间的准备,以及无数次的拍摄经验使然。

每次拍摄前峰哥都会事先去了解现场的情况、思考要如何构图、要准备哪些器材道具……

即使是休假带太太去拍照,他也会事先构思好场景画面和服装搭配,并上网买到合适的衣服,才会带她过去。

在摄影这条路上,他的太太给了他非常多的理解与帮助。

摄影需要花很多钱升级设备,但他太太从来没有因此而面色不悦过,除此之外,但凡她听说有好的机会,她都会极力争取让峰哥参与进去,比如,去拍演唱会。

在林俊杰的演唱会上,你总能见到一个穿着卫衣或者T恤、梳着利落短发的小伙子,肩头扛着相机和长焦镜头,满头大汗地窜来窜去,那就是峰哥。

一开始,峰哥只是义务去帮忙。后来,他的作品越来越多,也慢慢地受到了演唱会承办方和明星团队的关注与认可,因此,他由临时工变成了合同工。

面对幸运,他总是心存感激。

在某次演唱会间隙,他与一位明星谈到自己的经历,向对方感慨道:「我觉得,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我太太的帮助……」对方却说:「她只是给了你一个机会,是你有能力,才能抓住了它。」

偶像的包袱7斤重,每天最少背8小时

2016年夏天,峰哥和慢慢来的创始人汤米相识,俩人一起去东莞拍摄工厂,在来回的4小时车程里他们聊了很多,并且愈聊愈投契。

峰哥和慢慢来的缘分由此开始,随着合作次数的增加,他和慢慢来的所有人都熟悉了起来。

后来,汤米邀请他来参加慢慢来在佛山的年会,但由于第二天早上在广州还有工作,他先是寻了一个理由拒绝。但当汤米听完他的理由后,却说了句令他再也无法推辞的话:“其实,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们公司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……”

一丝暖流划过他的心房。

因此,即使第二天要凌晨五点赶回广州工作,他也选择了先参加「家庭」的聚会。

后来,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慢慢来的合伙人和首席摄影师。

在慢慢来,摄影部除了要完成工厂拍摄的任务,还会承接一些其他的大项目。他作为负责人,为了完成高密度工作而频繁出差,曾经半年跑遍了三十二个城市,平均每三天就有半天在飞机上度过,有时候是即日来回,坐飞机上班,坐飞机下班。

每天背着至少七斤重的相机,相当于两台手提电脑,而且一扛,就是八小时以上。

用同事的话说——「那感觉真的要扛吐了。」

长时间扛着器材、长时间不规律作息,严重影响到了峰哥的身体健康。

今年3月份的时候,在医生的建议下,他开始带着护颈在电脑前工作。有好几次护颈忘在公司了,他也会让住在附近的同事帮忙从公司带回来。如果你问他,工作能不做吗?当然不能。能晚点再做吗?也不能!

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着,直到7月份的某一天,在飞机上,他如往常一样抬起右手,打算将物品放入行李架上,却发现右边手臂使不上力,怎么抬也抬不起来了……

他立刻去到医院检查,医生说,他的肩椎已经严重劳损,且并发炎症,必须要打消炎针治疗了。

我问他:「工作这么辛苦,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」

他回答说:「因为我真的相信,有些东西如果我不拍下来,就没人会看见。

去拍摄工厂的时候,峰哥会遇见很多工人。他们待在30+摄氏度的室内,即使汗如雨下,依旧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重复手头上的工作。

面对镜头,工人们往往都带着一丝怯意,他们不习惯将自己的生活曝在光陌生人的世界里。他察觉到了这点,就鼓励他们说:「你们自然些就好,我只是来拍照的,不用紧张……」每当拍摄结束,他都会和对方说:「耽误了你的工作时间,真的很不好意思!」

「这让我想起小时候,我的父亲——他工作很忙又常年在外,工地上风吹日晒的,每次他回家的时候,脸都被晒得黝黑黝黑的,看着我很心疼。」他说道,「我希望我拍出来的照片,能让大家想去了解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,他们(工人们)都有自己的家庭,都是为了养家糊口,才在外面拼命工作的……」

正是出于这种同理心,让峰哥在拍摄的时候带着一种敬畏,也让他的照片附上了「魂」。如果说是汗水让峰哥踏进了摄影的领域,那么同理心则帮助峰哥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。不要说慢慢来的同事们,即使是只跟峰哥短暂接触过的客户和工人,都很容易跟他打成一片。

这大概就是峰哥拍摄产品、拍摄人的秘诀——走进去,才能拍出来。

峰哥的一些唠叨:

我有很多话想说,

但每次话嘴边都哽咽住了。

这些年真的好累,

有很多次我都想过要放弃了,

但回头一想,

现在的自己不正是当初所向往的吗?

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,

慢慢地达到理想状态,

逐渐地获得他人的认可,

若是现在就放弃,

我对不起所有对我寄予厚望的人。

有些感谢的话想借机在这里和大家说:

我爱慢慢来的小伙伴们,

他们让我知道上班也可以那么愉快。

我爱我的家人们,

他们在我成长的路上给予了我太多的帮助。

我爱我的太太,

如果没有她的出现,

我也不会成为现在的我自己。

来,瞧瞧慢慢来最好看的「实力派」——

(两盏打光灯加持下的手机自拍)

欢迎来撩立志要将慢慢来打造成

“8090最喜欢的公司”的首席打杂官——Tommy

扫下面二维码添加他的微信